Bart Wong:比起革命,我们更需要「革命者」
作者: 点击:988 次
Bart Wong:比起革命,我们更需要「革命者」

为什幺革命者是失败者?因为成功的人走向现世和权力,在现世和权力中,他无法再保有梦想。

– 蒋勋《孤独六讲》

佔领区清场,有人说成功了,改造了「佔中新一代」,未来的选举与施政将面临前所未有的阻力;有人说失败了,败在港人的和理非非及嘉年华气氛,令武力升级无法进行。于是我走去读蒋勋《革命孤独》一文,谈克鲁泡特金、五四、太阳花,看这名学生时代有参与学运的台湾作家对革命有甚幺看法。当时我想,为甚幺革命者是孤独的呢?了解其孤独对革命来说又有甚幺意义?

首先要明白,革命是没有妥协的。

「革命」就是要彻底推翻阶级,颠覆既往的体制。将雨伞革命的思维推到极致,无疑是要反对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政制。这是参与者心里明白、但不敢旗帜鲜明地宣告的想法。但同时,世上任何一个政权都会压迫反对力量,以巩固统治。想当年共产党靠搞革命立国,可是执掌权力后,岂不又将异见人士打成「革命分子」予以清算。政治是「consensus and compromise」,是游说和协商。革命与政治,本质上是永远对立的:因为革命是理想,政治是现实。

「革命」与「青春」一样,都是一种激情。蒋先生说,「青春的美是在于你决定除了青春之外,没有任何东西了,也不管以后是不是继续活着,是一种孤注一掷的挥霍」。青春可以让人放弃幸福安乐的生活,出走到未知的领域,深信会找到理想的桃花源。928当天,有人担心参加佔领会否影响工作,最后都是一句「唔理得咁多」就走上了街头。青春是慷慨激昂的,激昂得有点不切实际;可是青春如果太实际,「就不配叫作青春了」。

可是当你的信念与别人不同,孤独感便油然而生了。选择相信乌托邦令人孤独,而孤独感则令人越加相信乌托邦。佔领运动作为一个「乌托邦」来说,我觉得有两重意义:其一,人民在争取乌托邦式的民主制度,大家都呼应着同一个道德感召。其二,佔领区自身亦成为了一个无政府状态的乌托邦,靠自律维持秩序,发展出不同分工岗位,甚至有多元的艺术创作。在佔领区里,人人都展现着人性光辉最美好的一面,彼此之间没有利益冲突,美好得有点不切实际。孤独,是因为佔领区外的人不明白这里发生的事;孤独,更加是因为大家都知道,这个乌托邦终有被清场的一天。

Bart Wong:比起革命,我们更需要「革命者」

然而我觉得,还有一种孤独,是革命期间瀰漫不散的。文中写到:「革命者的孤独是革命者迷恋自己年轻时候的洁癖,而且深信不疑。你相信理想是极其美好的,而且每个人都做得到,你也相信每个人的道德都是高尚的,会愿意共同为了这个理想而努力。」过去70多天,令不少人重新反思对「争取民主」的信念基础。我们需要民主制度吗?怎样的制度才算民主?争取的方式应该如何?当大家发现原来彼此的理想不同,愿意付出的努力也不同,孤独感又临到最前线的革命者身上了。他们指责同路人「暴力洁癖」,自己却也陷入了「和平洁癖」,因为怕被人标签为「和理非非」而拒绝任何现实的妥协--革命者背负不起「背叛革命」的罪名。

有革命者说雨伞革命失败了,中共太阳照昇,政府寸步不让,警察暴力镇压,蓝丝高歌庆祝。我反过来想,怎样的革命才算成功?重啓政改,公民提名吗?然后呢?矛头最终还是指向推翻体制,革命是没有妥协的。所以革命注定无法成功,革命者也注定要面对孤独。可是,假如一个社会有多元丰富的人性面向,还会以现世的输赢衡量成败吗?

Bart Wong:比起革命,我们更需要「革命者」

我想说的是,比起革命,我们更需要「革命者」。所谓革命,就是不认命,不以现刻的安逸为乐。所有革命都是由对自己的革命开始的,要颠覆的不是外在的制度,而是内在的道德不安感。如蒋先生引用克鲁泡特金所言,「反叛者」是对自我生活保持一种不满足的状态进而背叛,并将背叛维持于绝对的高度。社会对思想的侵蚀不会停止,唯有真正的革命者才能毋忘初衷,不以现世的成败论英雄。

有人说学生是年少气盛、不识时务,我觉得大部分人都有良好的批判能力,纷争不是源于智慧的程度,而是对理想与现实的信念。作为学生,我乐于承认我仍然青春,我仍然有孤注一掷的勇气。也许是因为我还未在社会里经历挫折,可是比起挫折,我更惧怕对挫折的恐惧。到了未来一天,当道德的不安感再次敲门,当曾经青春的心再次问自己「你是否已经放弃了梦想」,当发现背叛革命等于背叛了自己——难道心就好受吗?

谈起台湾的学运,蒋先生带有矛盾的情绪:「既高兴它很快的成功了,又难过学运成功得太快,人性里最高贵的情操不足历练,人性的丰富性也来不及被提高」。我不是叫大家给点掌声自己,说甚幺革命已经成功。只是我们知道,革命会被篡易、骑劫,作为革命者,到底怎样才能保存革命的孤独心志?容我引用周保松教授的文字作结:「少一点嘲笑,少一点犬儒,少一点为了掩饰自己的怯懦而装出来的世故和务实,首先拯救的,是我们自己。」

题目为编辑所拟,原体为「为何雨伞革命注定无法『成功』」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